————————————————————————————————————
        盛夏的树上,知了吱吱的叫。有些闷热的课堂上坐文静的她,阳
光洒在她白色的纱衣上,散射出朦胧的银光。

       但谁也想不到这个举止端庄优雅的纯洁美女的小穴里,正插一根不
时扭动,偶嗡嗡作响的按摩棒。而在她看似平端庄优雅的举止下,隐藏
另一个早已被按摩棒折磨的快要高潮的糜烂模。

       此时的她看似认真的做笔记,不时的看讲台上传授智识的老师滔
滔不绝的讲述非常专业的智识。但实际此时的她一个字也没有听进去,
满脑子都是性动的念头。只是因为10多年优等生的她,在课堂上早就练
就了成为一个不需要多想也可以将老师所将内容轻松记录好笔记的习惯。

       在别人看来,她是如此的专注的听老师所讲的课程,旁边的其他事
情好像都与她关一,实际上的她,是早已经被小骚逼里那不时疯狂扭
动的,粗壮的按摩棒,折磨的法在去分心考虑其它的事情。只能勉保
持听课堂的课程并把老师所讲内容尽量不要遗漏的记到笔记上。

       突然叮铃铃的响声打破了原本教师原本的气氛,而此时的她好想也终
于可以放下一颗悬在喉咙口的心。就在短暂的松懈下,一股洪水般的快
感一下从她的小穴传进她的大脑。她只得闭上眼,拼命的调整自己的姿
态。尽量保证在场的所有人都没能察觉到她的异。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呼出。而此时她的小骚穴里,一股洪
涛早已涌的喷射在她雪白的大腿上。她尽量演示自己的丑态,心里突然
忐忑起来,她生怕别人看到她飘逸长裙下,那早已粘满淫水小淫穴。还有那
满是淫水的雪白大腿。

        她定了定高潮后失神的状态。再次睁开眼睛,端庄的合上笔记本,温
文雅的把书本和笔记收好,并向后挪动了下身体,她心里想的是感觉一下
腿下的长裙,是不是已经被他刚刚高潮时喷出的淫水弄湿。但表现的好像是
疲惫的听课后疲倦的子。她把整理好的书本放在大腿上,然后慢慢起身,
并用另一只手摸了摸屁股下面的长裙,但表现的好像是在整理坐在屁股下被
压的褶皱的长裙一。

       在她用手检查了长裙的状态后心里有些隐隐的不快,因为长裙上经有
些湿润,但还好不像想象中那湿了一片,只是微微有些潮湿。她大胆
子装作什么都很正常的状态,直起身,她将腿上的书本抱在了胸前。当她
站直身时,突然感觉到一股烫烫的淫水从她的小骚穴里留了出来,顺她
雪白的大腿内测留正在流向她的小腿。

       她站在原地再次缓缓的吸了一口气,此时的她双侠已略带微红。她已
经有些演示不住内心的紧张。而就在她刚刚调整好心态,提起勇气准备迈
出脚步的时候。她淫荡小穴里那粗壮的按摩棒突然狂作,一阵阵的涌快
感,一波接一波的向她的大脑。而她的小穴在按摩棒如此疯狂的扭动后
底丧失了加紧的状态,她感到小穴里插的按摩棒就要从她的骚穴里划
出来了,如果按摩棒就这掉在教室的地上,她的人设一定会底崩塌。
她立刻快速的坐下。在椅子的助下,再次将已经划出的正在疯狂扭动的
粗壮按摩棒再次快速的插回她那已经被淫水灌满的小穴里,随她的下坐,
一股波涛涌的淫水再次从她的小穴里喷出来。

       她爬在座子上,用头枕她的手臂,另一只手则紧紧的抓胸前的书
本,闭眼睛,尽情的享受起从小穴里传来的疯狂快感。因为她忌惮小穴按
摩棒掉出的原因,她坐下的速度有些略快,按摩棒插入的也有些过猛,这一
下插入也同时带来了与伦比的快感。

       在她敏感的小穴里,那疯狂的按摩棒仍旧不停的扭动,不知什么时
候才会停止对他敏感小穴的虐待。而她此时也只能趴在桌上享受与伦比
的快感。

       就在此时,一个银铃般的妙龄声音随拍在她身上的温暖小手,从她
身后传来:

      “你还好吗?”

       突入起来的问候,让她顿时从快感中回过神来,她调整了呼吸。用平
和的语气说道

       “还好,就是刚刚站起来突然有点头晕。我歇会就好了。”

        “哦,那就好,那我走啦啊!”

        “嗯,不用管我,我没事!”

       随后她身后的女生便离开了她的身旁,她继续趴在桌上,等了一阵,
当教师已经底安静下来的时候,她才缓缓的抬起头,环绕了下教师,除了
她前排还有两三个正在认真看书写笔记的人,教师已经空空荡荡的。就在她
准备起身时,突然看到教师门口,我正偷偷的坏笑。她对我撇了下小嘴。
然后调皮的吐了吐舌头。

       我看到她的坏,和她凌乱的头发,还有那已经潮红的脸蛋。便也没
说什么,立刻快步走到了她的身边,她一手搂书本,一手搂住我的手臂,
用力拉了我一下,然后站起身来趴在我耳边说道:

       “你好坏哦,裙子都湿了,怎么办啊?”

       我看到她泛白眼,有些责怪的看我,我便脱下外套,挤在她的腰
上。遮住了她已经湿了一片的裙摆。在然后看她说到:

        “走吧!”

        她回到:

        “去哪呀?”

        我回到:

        “随便啦!”

        “那咱们去吃饭吧!”

        我回复到!

        “好”

       她抱我的手臂,依偎在我怀里,一边走,一边享受小穴里不时传
来的一阵阵的快感。在我的助下,掩饰她内心淫荡比的骚。

       我是个30出头的职场男,没什么存款,也没什么成就。混迹在车水马
龙的大城市里。每月一万出头的薪水也只是刚维持生活。我的生活里除
了城市的喧嚣就只剩下和她万恶的淫靡。

       我们两认识的时间并不很长,大概是在一年前的盛夏,那时她高考刚
刚结束,还没拿到成绩单。她还是个学生模的懵懂少女穿蓝白相间的
校服,骨子里也没有半点风骚之气。纯情和可爱充满在她灿烂的笑容里,
而一场噩耗成为了我两相识的回廊。

      记得当时的我失业在家,因为一点小病短时间内频繁往返于医院和家。
而这条路刚好路过她的学校,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就心生坏坏的想法。只
是没想到后来真的去了她的家。
      
       她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孩子,家境不错,父母虽然没什么大钱,但也算
是中等家庭。姥姥移民国外。妈妈长年在家里照顾她。父亲做点小生意,
爷爷和奶奶都在乡下。而这一切的美好在她幼小的心中瞬间融化。
      
       她高考回家的路上,是我第一次遇见她。我骑车经过,看到她漂亮清
秀的面孔和窈窕丰润模,脑袋里全是坏坏的想法。当她再次出现在我面
前时是另一番模。她披头发,  
      
       红红的双眼让人感到比的忧伤。那是医院的回廊,通往太平间的路
上。

       她一家人因为车祸就只剩下了她。她去和同学聚会,爸爸带妈妈去
车站接她爷爷奶奶。原本是想等她拿到成绩单后为她庆祝一番的。可没曾
想一场车祸,除了她所有人都没能回到家。她父亲和母亲当场毙命,奶奶
还没救出来就断气了,只有坐在后座上的爷爷活上了救护车,但因为年
迈在加上原本身体就不太好。在赶往医院的路上也撒手人寰了。而她在外
国的姥姥还没能做飞机赶过来,一切都只能落到她幼小的身上。

       我看到了她,原本只是好奇,走过去看看。她抬头,看我,清澈
的双眸中充满了悲伤。我顿时被这双漂亮的黑色眼睛拉入底的深渊。我
可能早就深深的爱上了她,那一刻我俯下身去,双手紧紧的抱住了她。就
在我抱住她的同时,她也抱住了我,然后嚎啕大哭起来,而我只是静静的
抱她。过了一会她停止了抽提。我也慢慢的放开了她。我问她

     “亲爱的,你怎么了?”

       当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用亲爱的去称呼她,可这好像已经救了她。

       “我,我,爸~妈~爷爷和奶奶都去世了!”

       “没事亲爱的,没事啦!人总要走的,你要坚啊!有什么需要你可以
来找我!虽然对陌生人不该有这的想法。算啦,我留给你个电话吧!”

       她抬起头,看我的眼睛,我从心底萌生的深深爱意好像形间触动
了她。她点点头说了一句

      “好吧!”
       便从兜里拿出了手机。我报上了我的电话。她记下了我的电话。我摸
了摸她的头说道

       “那我走啦!”
       她点了点头,我便离开了她。她仍旧拿手机,低头静静的呆坐。
而我也只是露出了一抹平淡的有些忧伤又有点味笑转头离去。

       隔天的深夜,我的手机突然向了起来,我从睡中惊醒。拿起手机,
一个陌生的号码。我扫了一眼深夜2点13分,我心中一股不耐烦的懊恼
上头来。心想谁啊这么晚了还给我打电话,估计又是以前的同事。本想挂
了可又想,毕竟谁也不容易,算了吧。于是我接起了电话。

      “喂,你还记得我吗?”
       一个妙龄的少女声音传入我的耳中。我第一个反应是妓女?她怎么
知道我电话的?我有些懵圈,但还是客气的问道

      “您是哪位?”

      “我是医院的那个小姑娘。”

      “哦,你啊,有什么事需要我忙吗?”

      “我姥姥明天来过来,来办家里的丧事!您明天有时间吗?能我接
她过来吗?”

      “行,明天几点,去哪接她?”

      “您早上5点能来我家吗?”

       “你住那?”

       她报出了家的位置,正好就在她学校附近,那地方我也认识,离我
家也并不远。骑车5分钟就到。

      “好的,我一会4点半到你家楼下。到时候打这个电话就可以了是吧!”

       “嗯”

       “好那你早点休息吧!”

       “嗯,您也早点睡吧!谢谢!”

       就这,我们两个不知道对方姓名的人,对对方做出了如此信任
的托付。我挂上电话,定上了4点的闹钟,满打满算就还能睡一个半小时。
心里有事谁还会睡的呢?

       我闭上眼昏昏沉沉的刚要睡。闹钟便响了起来,我立刻打起精神,
跳下床。用水洗了洗脸,换上了一身干净而严肃的衣服,便匆忙的出
了家门。

      我骑车来到他家的小区门口,算是高档小区,我自知没有户主同意我
是定然进不去的。于是我在小区门口给他打了个电话。她接到我的电话说


      “您到了是吧,我这就下去,您等我一会。”

      “好的”

       她听到我的回复便挂了电话。大概十五分钟的子。一个白色的身影朝
我跑了过来,刷开了小区的门。然后她对我说道

       “您先进来吧。我叫了车,还没有来。”

      我推自行车, 便进了他家的小区。他家的小区算是高档小区,虽然只
有3栋24层楼的高楼,但小区的面积到也不小,三栋中间有一个不小的健身
会所。原本好像是售楼处,后来改的。我两穿过小区,来到最后面一栋高
楼。

       我自行车停到了楼下,便和她一起上了楼,她家住在11层。我们在电梯
间也并未攀谈,只是静静的等待电梯上升到他住的楼层。
      
       到了她家,她打开房门。三室一厅的商品房,格局方方正正。在我土生
土长的大都市里,这的好房子都是千万级别的房子。一般人肯定是住不起
的,这地方的物业费,每个月估计也要三五千的!

       我又看了看她,虽然刚刚经历如此大的挫折,而且明显也还没从中回复
过来,但仍旧彬彬有,作为一个刚刚高中毕业的学生来说,也算的上人中
龙凤了!打开房门后,她便说道

       “您随便坐吧,我给您倒点水”

       “不用麻烦了,咱们应该坐不长,车一会就来了!”

       虽然她听到我客气的言辞,但还是给我倒了一杯茶水。然后坐到我的身
旁。说道
       “您吃茶点吗?”

        “不用了,一会咱们去那接你姥姥去?”

        “xx飞机场!xx航站楼”

        “好的!你姥姥多大年纪了”

        “70多了快80岁了!”

      简单的攀谈后,我两便再次进入了平静的状态下,就这过来好一会。
我觉得有点聊,本想拿出手机玩一会,但想想现在的情形玩手机不太好,
于是便抬起头看了看她。她优雅的清秀面孔上带几分性感。文文静静的
呆坐在我身边的沙发上,长长的马尾辫垂在脑后。十七八岁的清纯和受到
重大挫折的忧伤,挂在她恍惚的眉间。

       她突然发现我静静的看她,只是微微对我笑了笑。我也微微的对他
笑了笑。我随后问道

       “我们是不是该走了”

       “稍等我看看”

        她走进了卧室,然后拿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号码

       “喂,您到那了?哦,还要多久能到?行,您就停在我定位的位置就
行了。我们一会就到。”
         
        说完便挂上电话对我说道

        “咱们准备准备吧,在过20分钟就到了!”

       “行,我上个卫生间。”

       “洗手间在那里。”

        她用手指了下位置,我客气的回到:

       “好的!”

       说完我便寻她手指的方向走了过去。我在洗手间简单的整理了一下
衣装,便再次回到客厅。她看到我出来,再次对我微笑了一下,然后就又
变回了发呆的模。我静静再次坐在了沙发上看她发呆。也不知道过了
多久,她突然看了看手机。说道

       “咱们走吧!车该来了!”

        我随口回复到

       “好的!”

       我俩相继从他家出来,她锁上门,我们来到了楼下。我瞄了一下我
的自行车,并把它移到路边不怎么碍事的地方。然后便随她一同离开
了小区。

       我们站在街边,不一会一辆黑色的出租车便开了过来。这种高档出
租车我虽然也做过,但也都是偶派送的。我想以她家的情,这车应
该是特意叫的。我两上了车,直奔目的地。她坐在后面,我坐在前面,
路上司机也很安静。早上的路非常不错,40分钟不到便到了飞机行,
如果在白天,恐怕要走上2个小时。

       到了飞机场,我们便来到了航站楼接站的地方。等了半个多小时,
一个满头花白,走路有些摇晃的老太太,从里面走了过来,她穿一身
黑色朴素衣衫,虽然朴素但也看得出老太太的超凡脱俗。

       她指了指穿黑衫的老人说道。

      “那个就是我姥姥!”

       我看到她指的老人,便走上前去,对穿黑衫的老人微笑点点头。

       穿黑衫的老人看到我和我身边的她,也貌的对我微笑点点头。

       我接过老人推的行李,老人蹒跚的走到她的面前。她双眼再次红
润,一头扎在老人怀里。老人并不高,在身高1米75她的身前像是一个小
矮人。但慈祥的手臂很温暖,老人用手抱她,轻轻的拍她的背。
两人拥抱了片刻便各自直起身来。两人并排走在我的前面,相互攀谈
些什么。我心想这事情是人家的私事,还是不听为妙,只把他们的攀谈
当作路人的对话,左耳听右过。直到她突然提到了我,老人回过身看
我慈祥的对我点头笑了笑。

       “她是我才认识的一个朋友。哦,对你叫什么啊?”

       老人听到她的言语,突然插话道

       “你这孩子,都不知道人家叫什么,就麻烦人家啦?”

        我赶忙插话到

        “姥姥,没事,没事。谁家遇到这么大的事,都不是小事。何她
还那么小!您别责怪她了,我知道您是心她的安全。但您也应该相信
她,毕竟以后还有很多事情等她去面对。谁也不能为她承她以后的
人生,您也只能相信她能处理好她的以后!”

       老人听到我的话,突然有些肃然起敬。

      “年轻人,你很有才华啊!”

      “没有~没有,哪里说的!我只不过看到,能忙就忙而已。谁又能
保证自己以后不会遇到什么大事。毕竟人活都不容易。”

       老人再次点了点头。对我笑了笑。

       “小伙子,不错,不错,现在你这的年轻人越来越少了!你是不是看
上我外孙女啦?”

       “瞧您说的,您这么漂亮的外孙女,谁见了不喜欢呢?只是我这个,
恐怕是高攀不起的。虽说她是带点私心,但也最多就是想想,谁又能真
的当真呢?图个心里安慰便是了”

        老人语重心长的感叹道

       “有些事啊~~!哎~~年轻真是好啊!”

       我在一旁点了点头说道

        “您也别太忧伤,过去的终究会过去,明天总会更美好的。”

       “是啊,明天总会更美好的!好啦不说了。”

       老人转身对她说

       “走吧孩子”

       我拖行李,跟在她两后面,每当拐弯时都会提前打下招呼。她两一边
攀谈,一边走向机场出租车停靠的地方。跟随队伍坐上了出租车。我将老
人的行李放进后备箱后,依然坐在前面,她两坐在车后排。在经过一个小时
的奔波后,终于回到了她的家。

       当时郑逢盛夏,凌晨的时候稍微有些冷,但以到上午9点来钟就已经热
的人喘不上气了,我早上穿的深绿色罩衫早就挤在腰上。经过一上午的奔
波,我的汗水已经浸湿了休闲T恤。一进到她家,她便将她姥姥安顿在沙发
上。之后转头跑到我面前,一同搬运她姥姥的行李。而她穿的白色衬衫也
有些浸湿。隔衣服,可以清晰的看到她桃红的淑女文胸。但当时也并没有
瞎想,毕竟人家姥姥就在身边。而且都在忙活,也没心思想那些。只是她
到身前时,少女身上那股神秘的带汗味的芳香,让我有些心潮澎湃。

       我将她姥姥的行李放好,便要转身离去,而她急忙说道

       “您先歇会喝杯水吧!”

       “不用啦,我回去也该吃饭了!”

        她连忙说道

       “别,别,中午一块吃吧!忙了一早上,您也没喝口水!您就这么走
了,可多过意不去啊!”

       “别麻烦啦,今天就这吧,我这一身臭汗,实在不太好,改天吧!你
要觉得过意不去,改天请我吃饭,我一定来!你赶紧去照顾你姥姥吧!”

       这是她的姥姥也站起身来说道

       “别走啊!吃了饭再走吧!”

       “不了,不了。还有事。改天吧!”

       说完我便转身离去。

        她的姥姥在身后叫到

        “孙女,赶紧送送人家!”

        她回复到

       “好,我知道了姥姥!”

        “我回头说道,不用啦,不用啦,你赶紧回去吧!”

        但她还是追了出来,半拉这我的胳臂说道

        “您还是和我们一起吃个饭再走吧!”

       正巧刚刚上来的电梯没有人叫,我走到电梯间一按按钮,刚刚上来的电
梯门便开了。于是我再次说道

       “不麻烦啦,真的一身臭汗,怪不好意思的”

       “我才不好意思呢,麻烦您这么久,您连口水也没喝!”

       “不用那么麻烦啦,举手之劳罢了!”

      “改天,我一定请您吃个饭!好好谢谢您,您可一定得来啊!”

      “行,行,到时候我一定来!赶紧回去吧!”

       说罢我便走进了电梯间,而她的手才随我的移动慢慢的从我胳膊上移
开。心里话,那双娇嫩的小手,就像勾魂的小鬼,电梯门刚关上,我便忍不
住抬起胳膊闻了闻她手摸过的地方,一股淡淡的女人的清晰味道。我不由得
嘴角微微上翘,心里美滋滋的。

——————————————————————————————————————
                                                                     未完待续。。。。。。